杂食

可是,过度解读不也是ooc吗。

啤酒湾恋人和亲友讨论的时候就是安雷安,后来认真构想了下谁会先表白(负责)然后还是打了安雷。哪天填了吧然后悄悄把tag改成安雷安……
我吃无差的,反正不本垒。
所以没差……但是还是很抱歉啦。

[雷安]来日方长1

*现pa雷安 大学生x2
*应聘兼职保姆的安迷修
*大概是没营养的同居故事

辞掉今年的第七个保姆后,不出三天,我一边怀念着有卡米尔收拾的家,一边在招人网站上复制粘贴出不知道贴过多少回的招聘广告。

“本人因学业繁忙,现招一保姆,地点在凹凸大厦A栋顶层,主要任务为每日打扫清洁居室,制作晚饭以及早餐。如居住地较远可以在住宅内留宿,但不可过问干涉本人的一切公私生活。时薪50,留宿不计入。

保姆要求:年龄20-30左右,身体健康,体貌端正。无不良嗜好,不多管闲事。做饭好吃,干活利索。有意者请联系。”

上一个试图在浴室里安装摄像头,上上个给我在饭里下药后直接爬上了我的床……希望这次能来个安分点的家伙。...

[雷嘉]午时三刻

*大学生paro
*雷嘉注意

我想年龄从来不能成为评判实力的标准。比如某个大龄中二“剩”骑士,比如某位九岁跳级小神童。

外卖可没法给长身体的小朋友补充营养——一边嘲讽嬉笑,一边扔去M记的外卖单。接下对方恨恨的一拳,揉着一头小金毛看看今天点了些什么菜。

“薯条、麦旋风、还有巨无霸?”我将被他从头顶拿下的手重新压上,捏着肉乎乎的脸蛋继续说,“喂、醒醒。今天吃的是你家麦叔叔,上校鸡块是对面KFC的。”哦豁,手感不错。

“反正就在对面,不能顺便一起点了吗?”小天才终于炸毛,抬起头想来个头锥,只可惜同样的招数早已领教过了,怎么可能再中第二次。

“说的真有道理,简直就像放p。中饭和晚饭也只隔了六小...

子站出没,沉迷摸鱼。

http://tritiumode.lofter.com

有的时候会觉得同人真的非常无力,无论朝哪个方向努力都不可能完全还原角色,无论怎么阐述讲的其实都是自己的故事。写文尤甚。
我写不出,所以坑了,就这么简单。

吓了一大跳。

君子如玉。

桃。

我不挑食,但是有很严重的厌食。可能你会想,我一定骨瘦如柴,形容枯槁,像具骷髅吧。正相反,我虽然算不上肥胖,但是离苗条也差了十万八千里,面色算不上红润但是差不多也是白白胖胖。因为我经常习惯性暴食。记不清第一次对“吃饭”感到痛苦是什么时候了,可能是初中的某个午后或者傍晚,父亲拿着一海碗我厌恶的蔬菜逼我吃下去。他是为我好,我知道的。我对饥饱没有太多反应,不知道吃多少合适,吃多少正好。于是我像金鱼一样把面前的所有饲料吃光……无论是食堂的饭菜,还是精致的料理。我经常吃到肠胃胀痛……我吃不下,消化不了那么多食物,但是我还是习惯性的咀嚼,咽下,咀嚼,咽下。然后事后对着水槽试图呕吐,或者故意受凉腹泻三...

杂谈。

我对鸟类很好奇,会认真盯着观察,会凝神注视,但一直很害怕他们的目光。

那是很久以前的、再普通、再寻常不过的无聊故事了。小学公共区我负责的部分是升旗台旁边的角落,那儿有一颗白玉兰树,偶尔还停放着学校老板的小轿车。每次扫开落叶,里面都藏着很多不成形的麻雀尸体…………不过年幼的我并不会对此感到恐怖,甚至还会推测它们的死法来打发无聊时光,时间过得太慢太长了,我对未来一无所知,无力左右,多余的气力都赠给了无关的妄想。

但是到了夏天这一块会变得很臭,腐烂的落叶和羽毛和红色的肉。反胃,有不可名状的虫子钻出来爬过去。它们眼眶空洞得吓人,再也不会像黑曜石一样闪闪发光,只不过是磨碎的玻璃珠了。小时候的我像树苗...

1 / 4

© 半叶透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